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房产汽车 > 正文

    王健林的滑铁卢:狂甩资产 几乎失去整个万达,郁亮“干掉”万科

    信息发布者:肖建平
    2017-12-13 23:04:20    来源:地产日刊



    我们只知道王健林疯狂甩卖资产,但并不清楚背后真正的原因,而本文则毫无疑问地解了很多人的惑。王健林当时还不知道,大马城是他事业的滑铁卢。5月13号的晚上过后,他不仅失去了大马城,还将几乎失去了整个万达。

    短短几个月,福布斯中国首富的宝座,就变成马云、马化腾和许家印三人之间的竞赛。盘桓王座长达六年的王健林,名次虽未跌远,但却已经“灯火下楼台”。

     

    3个月前,随着股票上涨,中国恒大董事长许家印成为福布斯中国新首富。可惜当晚美股开盘,马化腾很快又以微弱优势超过了许家印。

     

    欣欣向荣的互联网科技公司,与似乎“末日黄昏”的房地产业展开一场意味深长的竞赛。然而对于早已习惯了“首富”名号的王健林,如今的局面难免有些落寞。

     

    王健林有点踌躇满志,有点意气风发,即使内心有说不出的苦痛,依然表现出积极向上的姿态。越是外界谣言四起,王健林越是高调行事,每一个行程都要披露出来。足见,王健林是想要表达什么。

     

    这些表现均源于不久前王健林抛售万达物业。7月10日万达以注册资本金的91%即295.75亿元,将十三个文旅项目的91%股权转让给融创中国,此外,融创还以335.95亿元收购了万达的76个酒店,合计交易金额达到631.7亿元。后来,富力也加入收购行列中。

     

    按理说,一个公司收购另个一公司的股权是再普通不过的市场行为,然而此时此人此景不得不让外界人过度解读。无论是孙宏斌还是王健林都是行业大佬级人物,况且王健林还是首富,所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行业敏感的神经,特别是在房地产市场黄金时间结束,正在迎来大调整的当口,此举不得不让人产生过多的联想。

     

    有人大胆解读,难道说王健林要跑路了?毕竟王健林因为卖资产、而不是买资产上头条,这种事的确有点罕见。

     

    从王健林的口中也可以得知,万达出售部分酒店和文旅项目,实际上这种“去地产化”行为是为了大幅降低万达的负债率,而且从上市角度而言,或许轻资产化比起传统房地产为主业更容易上市。

     

    这也是我们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。不过,他跟贾跃亭的出局相比,王健林的行为几乎毫无征兆,似乎有点让人难以摸得着头脑,这也是此事件引起巨大关注的原因。就在此前,万达还信誓旦旦地调侃,定一个小目标,先赚他一个亿。而且之前他还扬言要超越迪士尼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旅游企业,三个月前还表示重心不会转移。

     

    可是时间不久,一切都变了,变得太突然了,大家是懵的,相信连王健林本人也是懵的,突然来一个地产大抛售不得不让人费思量。


    王健林打拼近30年的房地产公司就这样消失了?

     

    回顾历史,你会发现王健林如今的表现不管多么让外界质疑,他都是有心理准备和前瞻性预判的。


    阅读完大概需要3分钟

    马六甲唐人街尽头,有个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而建的私人博物馆郑和文化馆。

     

    2015年11月,总理出席完东亚合作领导人会议后,从吉隆坡坐了两个小时车,专程赶到这里参观。

     

    七次下西洋,郑和五过马六甲。他率领当时世界最强大的舰队,帮苏丹王朝修城墙驱海盗逐列强。马来西亚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,于是六百年前就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。

     

    总理后来将郑和在马六甲做的事总结成: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中华民族不称霸不扩张,只希望能为友邦国家的城市建设添砖加瓦。

     

    总理回国的38天后,央企中铁和马来西亚一家公司组成联营体,以196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吉隆坡地标大马城60%股权。

     

    大马城位于吉隆坡市中心。之前是个废弃20年的空军机场,占地面积相当于5个天安门广场,是全球首都唯一一块大面积未开发的处女地。

     

    全球第二大工程承包商中铁看上的,当然不仅是几百个小目标的地产生意。中国提出了一个野心勃勃的高铁网络计划——从昆明经泰国、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。大马城是这条高铁网络的神经中枢。

     

    大马城也将是东南亚地区的交通枢纽。这里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铁起点站,隆新高铁总投资超过1000亿人民币,项目将在明年年初招标。全球工程及铁路运营商都虎视眈眈。


    中铁和日本东JR是两大夺标热门。中铁占住了桥头堡——大马城,他们希望近水楼台先得月,拿下这个东南亚规模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。

     

    志在必得的中铁,在2017年5月3日迎来当头棒喝。那天马来西亚政府宣布,因中铁的联营公司IWH CREC没有按时付款,收回大马城项目。

     

    世界五百强排第55名中铁怎么可能196个小目标都给不起。这家央企当然否认马来西亚政府的说法,要求继续交易。中铁甚至不愿接收中国人民老朋友的退款。

     

    中铁的努力是徒劳的。几天后,马来西亚就公布了新的意向开发商,报价几乎是中铁两倍。

     

    半路杀出来跟“一带一路”主力部队抬杠的开发商,也来自中国,名字叫万达。


    1


    多年后,当王健林站在哈佛讲堂发表《清华北大,不如胆子大》演讲,面对会场里零星的嘘声,他也许会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那个清晨。

     

    那时他已从中国首富的宝座跌落多年。自他之后,再没什么人敢去要这个首富头衔。土豪们疯狂给胡润和福布斯打call,为的就是能在富豪榜上靠后一点。

     

    万达总资产也已经从顶峰时期的八千个小目标,缩水大半。人们仍旧疯狂涌向万达广场、万达城和万达度假区,但这些资产与中国前首富没多少关系了。

     

    资本和食客们贪恋着万达的巨额回报,曾像潮水一样向王健林涌来。如今宴席散场,他们也都雨打风吹去。

     

    2017年11月底,就连和老王一起打下万达帝国江山的两位国之重臣,万达集团董事尹海和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,都离开万达了。

     

    前首富终于实现多年前口口声声的轻资产目标,落了个茫茫大地真干净。

     

    到头来,老王的核心资产也许就剩下那几本著书立说的畅销书。当然,他口述的万达大事记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一样,有的地方彰明较著,有的地方则语焉不详。

     

    从1989年下海到2017年下半年遭遇重大转折,二十八年发展史里,老王的万达有两大未解之谜。

     

    第一是,万达高速发展过程中,老王为什么曾这么有钱?

     

    1990年,四川小伙王健林还没有满嘴一个亿的小目标。他的人生终极目标,就是能有一栋像样的写字楼。

     

    那年他和四个朋友去香港,被资本主义社会的灯红酒绿亮瞎了眼,觉得香港太美好了,什么糟粕都有。

     

    他住在尖沙咀的君悦酒店。从11楼的平台望出去,能看到游泳池、海景和灯火辉煌的维多利亚港。王健林随便指着一栋楼跟朋友说:

    “人这一辈子就是应该有这么一栋楼,否则白混了呀。”

    朋友一盆冷水泼过来:小王,你就安静地做白日梦吧。

     

    那年小王还是个36岁的油腻壮年男。脑子里是梦,眼睛里是光。一年前,大连西岗区办公室副主任的他辞职,接手了大连西岗房屋开发公司——这是万达的前身。

     

    小王的人生并非一帆风顺,但被野心驱动的他总能逢凶化吉。他做过森林工人,栽过树也烧过碳;他做过军人,身材虽瘦小,但努力拼搏不放过命运抛来的每一个机会;最终被推荐到大连陆军学院学习,在那里他开始体现出喜欢挑战规则的性格来。

     

    一贯大胆的他,希望能自己扼住命运的喉咙。西岗房屋开发公司是区属国企,刚成立没多久,老总就出事了,负债几百万。小王接手后,借用自己老战友的开发指标,从一位在银行支行做行长的老战友里拿到贷款,做了一个棚户区改造项目,完成第一桶金。

     

    1994年,小王就实现了自己四年前在香港立下的终极目标,在大连有了那么一栋自己的写字楼。紧接着,他又有了自己的酒店、商场、度假区……

     

    凭着对财富的冒险追求,及对政治边界的把握,他迅速成为中国的顶级富豪。他一挥手,几百个小目标的投资就飞向全球各个角落,仿佛银行是他家开的一样。

     

    关于他背后有谁的传言,也开始满天飞。

     

    有人说小王有个有背景的爹。传言他父亲王义全担任过西藏自治区的高级干部。不过真实情况是,王义全只是四川大金县森林工业局的副局长,一个副处级干部。

     

    还有人说小王的老婆来头很大。林宁其父做过大连一家保险公司的领导。但小王在西岗区政府办公室做副主任时,小林也就是西岗区体委工作人员,没有传言的那么神秘。

     

    但就像徐明当年对待自己是某位中央领导女婿的谣言一样,聪明的小王从不承认或否认这些传言。这种放任的做法,加剧了外界对其拥有显赫家世的错觉,让一股神秘感贯穿着万达商业帝国发展的全程。

     

    这股神秘感在万达商业地产2014年香港上市后达到了极致。公众从招股书发现,这家公司的124个股东里,藏着诸多不可描述之人。

     

    那时候,小王已经练级成老王。他开始频频出海,张口就是要把“中国文化输出到全球”,整个把自己包装成国家意志的象征。

     

    给国家输出文化,轮得着一个地产商吗?入戏太深,你就再也找不回自己。首富想用自己的资本扭转企业对政府谈判的弱势局面。这一招面对急于求成的地市级官员能够奏效,但面对食物链更高一级时,无异于玩火自焚。


    这位2016年胡润榜上有2000亿身家的首富,忘了自己也就是穿了个“皇帝的新装”,兜里的钱其实都是向政府主管的银行借来的。用他自己在公司年终会上毫不掩饰的话来说:

    “万达玩的是空手道,一分钱不出就能挣钱。”

    头脑发热的他还吹嘘:

    “万达进入的行业,无论国企央企,都没机会做老大。”

    最后给老王致命一击,正是央企。


    2

    2017年上半年,老王还屹立在人生巅峰。

     

    那时他是中国首富。他有200多个万达广场、十几个万达城、80家五星酒店、全球1300家影院、两家美国电影公司、一家英国游艇公司、上千幅名画……

     

    每个月还有无数疯狂涌向万达总部的地方官员和各国元首。众星环绕的他,如明朝首富沈万三一样,影响力早就超过了一个商人的范畴。

     

    2016年万达集团资产是8000个小目标。首富躇踌满志,要在2017年做到9000个小目标。他给自己还定了一个“2211”终极目标:

    到2020年,万达资产达到2000亿美元,市值达到2000亿美元,收入1000亿美元,净利润达到100亿美元。

    那时把万达做成真正的世界一流跨国企业,他也将年届古稀,大概也到了荣耀的退休时刻。所以在职业生涯最后阶段的老王,一直在强调速度,万达必须再快一点,必须要快。那时他离自己的终极目标,也只有0.01公分的距离。

     

    但一切到了6月份戛然而止。中国银监会突然把矛头指向万达——排查授信风险,6个境外项目融资遭严格管控。

     

    二十八年专注空手道的首富,现金流显然断了。空手道赚钱,一直都是来得快,去的更快。看天吃饭的中国房地产业,太容易遇到黑天鹅或者灰犀牛什么的。

     

    后来发生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。用孙宏斌的话来讲,王健林“壮士断腕”——把13个万达城、70多家酒店打包甩给了孙宏斌和李思廉,把一堆万达广场甩给了朱孟依,把长白山度假区甩给了孙喜双。

     

    卖掉6000万平米的土地储备后,万达的土地储备只有1000多万平米了。这点土地储备还不如一些激进的福建小房企,如正荣、禹洲。

     

    这就到了万达第二个未解之谜——王健林在2017年遭遇了什么滑铁卢。

     

    王健林含辛茹苦打拼二十八年。每天五点起床去北京万达广场的办公室,晚上十二点回到嘉里中心的家里。

     

    这两年他还放弃了所有休息时间来学习新趋势。在你们29岁的老公思聪夜店撩妹的时候,这个63岁的老人把所有时间都拿来学习。

     

    到头来,二十八年功名与财富都化为尘土,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
     

    被银监会封杀后,据说王健林跟身边朋友是做过反思的。

     

    2017年5月13号那个清晨的会面,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和万达的命运轨迹。

     

    那几天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来北京参加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。他来北京第一站,没先去拜访中国高级官员,而是去长安街边上万达集团总部,拜访中国首富。

     

    中国首富和马来西亚总理的会面,隆重得像两国元首的国事会面。他们坐在各自国旗前面,主要议题就是吉隆坡市中心的大马城项目。

     

    会面后纳吉布在联合记者会上说,中国首富对大马城“兴趣浓厚”。

     

    第二天,王健林以企业家身份参加了“一带一路”论坛。会后,他野心勃勃地对央视说:

    “今年万达要落地两个超过百亿美元级别的项目,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大马城,还有一个项目在印尼,目前还在谈。”

    王健林当时还不知道,大马城是他事业的滑铁卢。5月13号的晚上过后,他不仅失去了大马城,还将几乎失去了整个万达。

     

    纳吉布在拜见王健林的那天晚上,还和中国领导会面了。马来西亚报纸说,那次会面后,万达就被纳吉布pass掉了。

     

    这下就真坏事了。两个月后,大马城重新招标。马来西亚政府收到九份标书。九家公司有七家中国国企和两家日本公司。

     

    这又是一次中日两国明里暗里在东南亚地区的PK。代表中国参加PK的七家公司是中国建筑、葛洲坝、中交建、万科等。

     

    首富终于识相了——没去凑热闹。其实子弹打光了的他,也没有能力去投标了。

     

    总理将郑和六百年前在马六甲的成功,总结为七个字: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     

    后来很多人为老王扼腕叹息,觉得老王当了中国企业全球化的炮灰。可是老王应该一早就知道,身后有余忘缩手,眼前无路想回头。道理都是浅显的道理,聪明如他,竟然最后才明白。


    老王曾经把万达前二十八年的成功总结为八个字:亲近政府,远离政治。

     

    二十八年间,悲喜逆转。成也这八个字,败也这八个字。


    3

    食尽鸟投林。不可描述之人纷纷散场,那些被王健林苛刻制度逼疯的重臣们,也在用脚投票。

     

    2012年4月,兽爷的朋友你包叔问过一次王健林,万达员工离职率怎么会这么高。

     

    就像功守道大师否认跟小燕子很熟一样,首富当时一口否认了万达离职率高这件事,他还过分地加了一句话:

    “走的都是没有学到万达精髓的人。”

    真替千千万万离开万达的员工感到难过。其他房企人事变动至少还会祝福下彼此。

     

    比如上月月底,龙湖把深圳总经理张智聪和苏州总经理李刚撤掉了。至少内部公告上还会加句祝福:

     “感谢张智聪和李刚在原岗位做出的贡献,也预祝他们在新工作岗取得新成绩!”

    有一种说法在万达内部很流行,说能干到三年的员工简直就是珍稀动物。一个猎头的经验数据是,万达员工平均在岗时间为13个月。

     

    于是就有了知乎那篇被55万人浏览过的世纪之问——你为什么从万达离职?

     

    11月底,万达员工平均在岗时间恐怕又要缩短一点点了。因为一个在万达呆了24年,和一个在万达呆了16年的员工,悄悄退休了。

     

    这两个人,一个是万达集团董事尹海,另外一个是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。这是继高群耀之后,万达在过去两个月里离职的第三位核心高管。

     

    更早之前,为万达商业地产上市立下汗马功劳的王贵亚,加入万达没多久后就被辞职。未经官方确认的小道消息说,他请了一波京城最好的律师天团,跟老王打了一场官司。

     

    这些人会不会也偷偷上知乎,去回答那个世纪之问?

     

    尹海和陈平都是1963年出生。尹海是万达集团内部最资深的元老,1993年从沈阳军区复员后就加入万达,跟随王健林南征北战多年,负责万达集团财务曾长达13年。

     

    陈平2001年加入万达,之前做过万达集团副总裁和南京总经理。他还是万达学院院长,万达学院在廊坊,主要为培训万达中高级员工而建。

     

    尹海和陈平的离开没有内部通报。不知道在前首富眼里,他们是不是也属于没有学到万达精髓的人。

     

    人去梁空,巢也倾。王健林还在疯狂甩卖一大半海外资产。有媒体称,万达正以50亿美元兜售伦敦、洛杉矶、芝加哥、悉尼及黄金海外的海外物业项目。

     

    真是节节败退的老王。兽爷口袋里有50块钱,能加一亿倍杠杆卖给我吗。

     

    而在与融创的那场世纪大甩卖之前,万达进军文旅产业的第一个试验品——长白山度假村项目,也早已悄悄转让。

     

    今年6月,万达退出了长白山项目公司的股东名单,其股份全部由大连一方集团接手。在这次变更发生半个月前,最初的投资方之一泛海也退出了股东名单。

     

    对了,泛海老板前段时间在美国休息过一段时间。

     

    老王和泛海老板毕竟经验还是丰富,感觉风声不对,马上就开始偷摸减持了。

     

    长白山项目是万达试水文旅的试验品。这笔投资始于2008年9月,那年东北亚博览会上,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全哲洙牵线,当时的白山市委书记李伟向王健林推介抚松县旅游项目。为吸引投资,抚松县方面曾连夜将招商项目的规划书送至长春。

     

    据财新报道,为了这个项目能够立项审批,当地政府配合万达,把这个项目北区6000多亩土地,分成52个地块分别立项、审批和土地出让。

     

    应该只是巧合。2017年8月,吉林省纪委宣布,原白山市委原书记李伟涉嫌严重违纪,接受组织审查。李伟是万达长白山项目最初的引入者。据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的朋友说,李伟是这家酒店的常客。

     

    应该也只是巧合。今年十一,万达长白山项目两个高尔夫球场都被取缔了。

     

    一个真的时代过去了。领导说,全面推进从严治党,高举反腐的利剑,扎牢制度的笼子,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查处一个。

     

    从今往后,丁义珍和高小琴再也跑不掉了。

     

    建议过去几年久经考验的中国地产商再好好加强下思想教育。尤其要把中纪委去年11月放映的《永远在路上》温习温习。最经典的是第一集,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说的那段话:

    “60岁思想抛锚了,追求物质和金钱。看他们就住豪华的房子,坐豪华的车,个人还买私人飞机,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,这思想就变了。”

    白恩培说这段话的时候,镜头徐徐扫向昆明市区,昆明的标志——双塔在远处若隐若现。

     

    这么漂亮的昆明双塔是谁开发的?


    王健林“演残”万达,郁亮“干掉”万科

    微信图片_20171213225344.jpg

    性格暴躁,爱出风头,不敬上帝的“血胆将军”巴顿,在屡战屡胜后说:“所谓的个人英雄主义,就是一堆马粪,那些胆汁过剩、整日在星期六邮报上拉马粪的家伙,对真正战斗的了解,并不比他们搞女人的知识多。”


    大约半个世纪后,在东方神奇的国度,诞生了一群有着“个人英雄主义”情结的民企老板,他们对“politics”的了解,并不比他们搞女人的知识多。


    创造了世界奇迹的王石,单枪匹马,踽踽一人勇战“野蛮人”时,未曾想到,万科的股权之争,其实就是一场political struggle。回过头来看,老王与拿着长矛,冲向大风车的堂吉诃德一样,迎面而来的是无垠的虚空,唯一看着他战斗的,只有傻傻的红烧肉……


    大国幸福的民企大佬,其美妙的姿势都源于娴熟经营“P”(power)的技巧;不幸的老板,其撕心裂肺的痛苦都源于演技太烂,比如制造了宇宙企业鄙视链核心价值观的贾布斯。


    1


    一个老王悲剧般出局,另一个比他小3岁的老王,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窘态,无尽的压力要将胆汁挤出来的节奏。


    但自称为书记、市长“座上宾”的王公公,怎么也忘不了自己最癫狂的时刻。


    2015年10月30日,为收购好莱坞制片公司传奇娱乐“路演”时,王公公又一次站在了哈佛。据说为了搞好这次演讲,他比平时早醒了两小时,钻在八星级酒店的被窝里,就开始备课。


    在这场演讲中,王公公再次吐出了两个震惊中外的金句,以表“我是老大,我怕谁”的雄心。


    第一个是藐视世界一切大学的狂妄之言:“什么哈佛、耶鲁,不如敢闯,敢赌!”


    第二个是挑战世界一切“Power”的自负之言:“我自己辛苦赚的钱,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!”


    令人不解而发疯的是,在这场有着“跨世纪”意义的演讲中,老王当了一回任大嘴,他向全世界透露了一个秘密:2014年万达商业上市时,一位神秘股东在上市两月前,低价卖掉了手上股权。


    这个故事老王讲得很动人。


    老王讲的这个秘密,揭开了两个“遮羞布”:一是,万达快速扩张的背后,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操控;另一个是,当今我大圣尚且如此,老王啊,你叫未来的大扫除活动如何顺利开展?


    一如既往,此次王公公的演讲视频,像病毒一样在网上疯传,但两天之后,全被404了。据万达的一位朋友说,在当天上传视频时,主管宣传的万达高管曾问要不要删了这段,王公公回到“不用!删了干嘛,我觉得讲得挺好。”


    自以为是漂亮的话,无意中却击中了自己的命门,成为“演残”万达故事的开端。


    而支撑王公公将“个人英雄”发挥到极致还有一股力量,那就是某部有意受命他可以借助影院,将大国文化传播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各个角落:要政策,给大包;要钱,给纯金。


    物极必反。自负感良好的老王,怎么也没想到,本以为此次“泄密”,是送给我大圣的是一个大礼包,没想到,送来的却是一个大炮,一个将自己送上悬崖的炮。


    此次演讲之后,之前说好给贷款收购传奇娱乐的钱,怎么也批不下来了。更巧合的是,时至2016年,每年很少披露企业涉案的中国裁判文书网挂出了万达、万科行贿的铁证,这给口口声声向外界宣称“不行贿”的“二王”致命一击。


    自此,二王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转折:自以为是开始,谁料却是他们最巅峰的时刻。后来,发生的故事,大家都很清楚。


    2


    归根结底,王先生不懂politics,在大国,不懂这个,你搞毛企业?不懂这个,最后只能悲壮的沉沦于阴森的地窖。


    与王公公相比,郁亮同志非常懂“politics”。在那场狗血剧般的“股权战争”中,郁同志以优异的成绩表现出了这方面的天赋。


    而王石的出局,并不意味着这场战斗的结束,留给郁亮同志的还有一场高难度的战斗,那就是如何将二股东、卖菜哥姚振华踢出局。


    郁先生如愿当上万科帝国老大之后,8月份给出的答案是,通过“混改”来消除姚毒。据万科的朋友说,目前,这是郁先生手上的头等大事,短短几月来,他借助朋友圈,拜访过功守道先生、甚至科技界的其他大佬,包括目前大红大紫的雷布斯。


    “混改”很流行,郁先生算是很懂大国一些洪流的趋势。比如,老王从美国游学回来,曾求助过央企大佬,包括中化、招商、还有中信,但被郁亮团队一一否决,最终选择由郁亮团队推荐的深铁,其中深意,谁能看得明白?


    郁先生的political天赋,还用于其他方面,这方面的表现,与王公公有得一拼。


    2008年,王公公在东北亚博览会上,见到了长白山市的一把手。经引荐,如愿见到了时任吉林省一把手王珉,最后就有了投资200亿的“万达长白山国际度假区”。


    时隔8年之后,王珉落了马,王公公也从这个项目中全身而退。


    王公公将这个项目打造的有眉有眼,郁亮也想在吉林搞一个类似的项目。2011年9月,经由东北商人、香港吉祥集团老大尹兵引荐,郁先生如愿与时任吉林省的一把手孙zhengcai会面。


    会面之后,万科在距万达长白山项目西北300公里处的松花湖拿到了其第一个度假类大项目——万科松花湖度假区,但这个项目的投资额是万达长白山项目的2倍,号称400亿。


    一年后,万科拿出了项目总体规划图,并于2012年5月率团赶往吉林,亲自向孙老大汇报规划纲要,并得到了孙的当面点赞:“不错,不错!”


    此后,郁亮安排万科老将丁长峰一手负责该项目的开发。时隔6年后,支持这个项目的一把手孙先生也落了马。


    而听完项目的汇报后,孙赶往重庆,消除薄毒,顺便当了一把手。在重庆,他第一个见到的地产大佬也是郁同志。


    2014年5月,郁率队前往重庆,拜见孙,此后,万科在重庆便有了几个大项目。奇怪的是,孙跌马后,郁与其会面的新闻大都被404了。


    更奇怪的是,公开资料显示,在郁的会面生涯中,鲜有省部老大,但孙倒例外,会面次数最多。


    3


    郁曾说:“王石是英雄,他只是个普通人。”


    可是,可是,郁这个普通人,正在通往“英雄”的路上。尤其是他的言论,正在将他送往更高楼层。


    2011年,当史无前例的“限购”来袭时,郁同志很悲观,抛出了“白银时代”的论断。但这一论断被同行怼得体无完肤,比如最近孙布斯说:“白银时代的提法很扯!”他认为是地产巨头的钻石时代。


    但郁的这一论断,让不少小弟摸不着头脑,乱了阵脚,不知往哪里打,比如世茂的少爷许世坛校长,就被带进了沟里。而万科却一如既往的并购、拿地,尤其在一二线城市的圈地比之前更猛更狠。


    最近,郁先生也积极表现。先抛出“房地产到了危急关头”的做空本行业的言论,再到十九会之后,又赶时髦,说万科要做“美好生活的场景师”。


    书燃却说,美好生活不是喊出来的,是干出来的。


    更令人不解的是,在上周,郁先生再次给业界抛出了个弹,声称:“谁再说万科是开发商,我就跟谁急!”


    当上老大才几个月,就完全否定了王石缔造的万科帝国的“基因”,郁先生,你心里难道没有点C数吗?


    显然,郁在追逐political流行语上的演技,有超过贾布斯的节奏。


    讲真,至少在目前,万科就是开发商,就是盖房子卖房子的开发商,恳请不要用演技来搞文字游戏,好不好!


    郁先生的风向变得如此之快,有几个背景。第一个背景大家都心知肚明,第二背景是,万科的江湖地位被之前的小弟碧桂园、恒大踩在了脚下。


    所以,失去行业老大宝座的万科,在郁老大的口号中将自己从地产江湖中“干掉”,不愿与碧桂园、恒大、融创之流为伍。就像当年王健林一样,宣称万达不是地产商,结果,大家看到的是,在首富的率领下,万达再地球上到处圈地造城。


    万科也一样,自郁先生抛出“不是地产商”之后,圈地的速度比之前就快了。不知道这是什么套路?


    还有一个背景就是,越来越多的业主抱怨,万科盖的房子质量越来越大不如前了,所以嘛……这与莆田人融信的老大欧宗洪拿了上海地王之后,大喊:“我不是莆田人”不是一样的吗?


    所以,郁先生在通往“英雄”的康庄大道上,最应该感谢的是开发商和姚振华,但他却偏偏与这两个不是东西的东西为敌。


    正如书燃观察到的一样,在大国,赚了钱就装,而且装得越A就越B。而历史告诉我们,没有什么常胜将军,无论在哪个名利场上都如此。


    骁勇善战的巴顿将军,最后却死于休闲之用的打猎场……


    来源:地产日刊


    泉州二维码_20171212144321.png

    1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声明 本文来源:省市之家COIM.CN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本文由省市之家注册用户发表,不代表省市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